最近教育界的大聲公又開罵了!我實在搞不懂,身為知名的教育界人士,從來不會去批判現今教育體系裡的一大堆問題弊病,也從不質疑教育政策的研擬與落實,卻一而再地抓學生的一些缺點來公開大罵,這樣的人,自己會「進步」嗎?


學生從小就被專制嚴厲的老師規範着,只能一昧地跟著死背、死記、死考,不讓學生思考的,就是教育界的老師們,現在小孩長大了,只剩下叛逆隨性與維維諾諾的性格,當妳問了「醫師典範」時,學生也許腦袋裡已有「華陀」這個辭彙,但是因為妳們這些老師,從小就是以“懲罰犯錯“的方式在經營教育,這時候,想回答的學生,只好先給個不確定的答案兼問題:「是不是幫關公刮骨的那一個?」而不想回答的學生,當然繼續吃著雞排按着簡訊,心想:「我幹嘛去回答,答錯了還會被教授公開在媒體上嘲笑一番哩!」


我在人生歷程與教學經驗中,一直盡量避免自己犯一種錯誤,就是嚷嚷着:「現在的小孩是怎樣?現在的學生是怎麼了?人家我以前當小孩當學生的時候,是多麼地如何如何.....!」


會說那種話的人,在我的感覺,是整個人已經「停止」了!停止學習、停止成長、停止向前眺望、停止反省自身、停止冒險犯難、停止將心比心......。他站在一個自以為是制高點的階梯上,只會往下看著還在爬梯子的後生晚輩,品評着他們爬樓梯的方法、姿勢與速度。


批評與指責,是每個人都會自然產生的行為,我們小時候,一定很不滿大人的世界,常常會想著:「等我長大之後一定要改變這個世界!」我們剛畢業進公司的時候,一定會不爽那些迂腐的高官與某個豬頭訂出來的制度,心裡也會想著:「等我當上主管或老闆,我一定會.....。」這樣很好!這樣批評上頭的人,這樣不滿大人的世界,才有可能在自己變成上級變成大人的時候,往回思考着:「我已經握有一些些改變的方法與權力了,我以前是怎麼想的?我現在該怎麼做?」這樣的人,也許真的會做出改變世界的創舉,也許會達成自己的理想。


然而,像前述那種一昧責備後生晚輩的那一類人們,有沒有想過,你也許就是自己小時候最討厭的那種人。


我在補教業混了一陣子,最近這兩年開始到大學任教,也常到高中與大學參與講習與教育訓練,說真的,我怎麼看高中大學的小孩,就是覺得他們很有趣,從不會拿自己出社會的標準來要求他們。如果要像大多同樣年紀的「大人」常常說的~現在學生如何如何~~那麼,我的看法是:要比壞的話,我還覺得現在小孩沒有我們以前的高中混混還壞哩!~~~我自己求學時很壞,很懶,很麻煩,很機車、很無聊、很難搞......,要我怎麼用現在乖乖的講師身分去批評自由可愛的學生呢?


前幾天去一所高工上課,因為下雨泥濘,大家球鞋都搞髒了。我看到一個學生把球鞋脫掉,雙腳綁著垃圾袋掃廁所,就是覺得他們很搞笑;還有兩個男生,分穿一雙拖鞋,一人穿左腳,一人穿右腳,單腳跳著到廁所尿尿,整個就是很蠢、很可愛!換成你們這些大人老師的思考模式,一定會罵:那樣多危險!只有一雙拖鞋,可以輪流穿去廁所呀!!!


那些都是小孩子才有的天真、傻勁與自由。我自己是老師,頂多要求他們用心把我腦袋裡的東西拿去思考、消化......。只要他們不妨礙到別人,不冒犯到同學,其他穿著與規矩,我覺得,我這個老師沒資格管他們這些~~


因為待過商業補習班,所以深深了解,上課要上的有趣、有吸引力,就要把兩個小時、三個小時的時間,搞得像一場「秀」,要全程掌握台下學生的注意力與眼光,是很費心勞力的!我雖然在補教領域裡有一點點小小的名氣,但是到了學校,也必須再調整掌握「秀場」的功夫!如果學生露出意興闌珊的表情,我可不能直接去責怪或揣測他們晚上上網太累、早上精神不佳;應該先省視自己的講課內容出了什麼問題吧!


那些教育界的大聲公、大聲婆,你們比一般人還沒有資格指責這些學生,妳如果覺得他們爬樓梯爬得很累、姿勢很難看、進度很慢,甚至往下掉的時候,有沒有想過,妳也是這把樓梯的設計建造者之一,你現在的義務,是運用妳的權力,去告訴上頭的人,如何把樓梯修整得更好爬,或是設計更多不同的樓梯形式,讓不一樣的孩子與學習者,選擇最適合他們的樓梯。而不是像現在一樣,把孩子與學生當成罪犯仇人似地謾罵羞辱!


最應該批評改善的,是妳跟妳上頭的豬頭們,知道了嗎?


邱威龍
Nov-25,2009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oolwele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